草莓视频污下地址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医学中心。

餐厅。

亚当稍稍一提醒,克里斯蒂娜总算看穿迷雾,然后她心中就升起了极大的愤怒。

她那么努力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争一台胰腺切除术嘛。

可是她争来争去,没有竞争的梅雷迪斯得到了远比胰腺切除术有趣又稀罕太多的‘钉头(颅骨)七箭(七根钉子)书(拔除术)’。

而她得到的却是帮老护士做直肠等一系列辛苦的检查。

如今更是知道,这些检查毫无意义。

怪不得这种胰腺切除术本该尽快去做,可每当她向主刀的伯克医生建议时,都被他打发去做更多的检查。

那个老护士更是双手抱胸,不时嘲讽她。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老护士就是进来等死的,根本没想过做什么胰腺切除术。

而她就像一个不断蹦跳的小丑……

纯美心心的下午茶十分

“梅雷迪斯,你也知道?”

克里斯蒂娜红着眼看向梅雷迪斯。

“知道什么?”

梅雷迪斯茫然。

“我的那个胰腺癌病人是进来等死的。”

克里斯蒂娜死死盯着梅雷迪斯。

“啊!”

梅雷迪斯惊呼道:“我不知道,她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听说她还是我妈妈的手术护士。”

“给你妈妈当了十八年的手术护士。”

克里斯蒂娜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脸色稍缓,木着大妈脸道:“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你一次,她觉得你妈妈高傲极了。”

医生和护士虽然是两个不同的群体,但是固定手术护士和主刀医生的关系,却不应该这么疏远。

特别是她们维持了18年这样的关系。

换成任何人是得了胰腺癌的老护士,18年的老同事没邀请过她一次,只怕也会觉得医生高傲看不起人。

“我妈妈高傲……”

梅雷迪斯闻言,之前参与‘钉头七箭书’手术的兴奋顿时消散。

她们母女关系很差,她也觉得她妈妈高傲严肃甚至有些冷酷。

当初她报考哈佛医学院时,她妈妈就说她不行。

可如今她妈妈得了老年痴呆症,忘记了所有事情,她再听到别人说起她妈妈高傲,突然很不是滋味。

“你又是从哪知道这个消息的?”

克里斯蒂娜扭头看向亚当。

“这并不是一个秘密。”

亚当耸肩道:“她进来时,护士们都知道了。”

克里斯蒂娜了然,以护士们对亚当的那股殷勤劲,这种消息肯定第一时间传入亚当的耳中。

“太过分了。”

克里斯蒂娜憋闷道:“她这是浪费医疗资源!”

“她是服务这座医院几十年的老员工。”

亚当提醒道:“在她弥留之际,选择来医院等死,这也是人之常情,规定不外乎人情,换位想想,如果你是她,你会怎么做?”

“我会选择做胰腺切除术……”

克里斯蒂娜对上亚当‘说实话’的表情,说不下去了。

屁股坐在哪,就替谁说话。

她现在迫切想要参与胰腺切除术,自然想老护士做胰腺切除术。

可是平心而论,此刻的老护士有三种选择。

第一种,待在家等死。

第二种,进行胰腺切除术。

第三种,待在医院等死。

三种选择中,第一种是最痛苦的,胰腺癌本身的痛苦加上等死的痛苦,身体和精神双重痛苦叠加,没有人会这么选择。

第二种胰腺切除术,以她的身体状态,多半直接死在手术台上,但有麻醉,算是最安乐死的。

第三种,待在医院等死,有吗啡等止痛药物,相比于第一种,痛苦少点,相比于第二种,活的更久点。

人都有求生欲,死亡是大恐惧。

明知上手术台九成五会死亡,不到万不得已,谁又不想多活一段时间呢?

换成任何人,多半都会选择第二种。

但正如克里斯蒂娜说的,第二种选择就是在浪费医疗资源,病床、各种检查、药物等等资源。

以米国资本逐利的特性,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浪费行为?

因此这么做是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大部分人根本享受不到这个待遇。

胰腺癌老护士在这座医院待了一辈子,医院里工作的人上上下下都是老熟人。

外科主任不说,主治医生不说,住院医不说,护士不说,都正正经经的当老护士是要做胰腺切除术,为她做了一套检查又一套检查,直到拖到她自然死亡。

这就是属于规定范围内的最大人情了。

就算曝光,也没什么大问题。

而且,谁敢曝光?

除非她不想混了!

都是医护人员,胰腺癌老护士的今天有可能就是众人的明天,浪费的是大众的医疗资源和资本家的钱,傻子才愿意为此得罪所有人。

克里斯蒂娜显然不是傻子,所以她也只能心中憋闷。

众人说话间,利兹端着餐盘坐了下来。

“这不是我们的模特医生嘛。”

克里斯蒂娜心头一团火无处发泄,忍不住刺了一句。

利兹顿时狠狠瞪向她。

“别这么看我。”

克里斯蒂娜自知失言,变相安慰道:“身高六英尺(一米八左右),凶残完美,长发及胸,如果我有你这种身材,我就成天赤果果到处晃,不需要上学,不需要上班,只要这样就可以应有尽有。”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我化了妆,还修了照片。”

利兹感受到善意,也忍不住笑了。

“在换衣间镇住阿历克斯,酷啊!”

乔治竖起大拇指。

亚当会意一笑。

阿历克斯知道利兹在贝萨妮密语女郎杂志上拍过心感医生写真后,直接复制了几十份,贴满了换衣室,甚至医院的电梯门都被贴上了。

利兹看到之后,在阿历克斯挑衅时,直接当着一众吃瓜群众,一边脱衣一边嘲讽。

都是医生,谁没学过解剖学不成?

谁又没见过凶残至极不成?

不就是一大团脂肪嘛?

这么一搞,挑衅搞事的阿历克斯直接被弄得讪讪下不来台,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笑不出来了。

场面太过劲爆,顿时院轰动。

利兹瞄到亚当的笑容,露出一个‘你也好意思笑我’的笑容,让亚当微微一怔。

然后,亚当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只见周围不少人都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目标有意料之中的利兹,也有意料之外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