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抖抖音视频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至于大荒丹药超市的郑老板,他在遗迹内冒险救助城主的消息早已传开。

所有人都以为城主会大力嘉奖,然而林铭浩却没有任何表示,这让大家都感到奇怪。

虽然郑秋以悟神丹价值高为理由,谢绝了城主的好意,没有去藏宝库挑东西。

但后来城主还是派林邹到丹药超市,送给郑秋一件防身法器。

这件防身法器是个吊坠,银色的链子末端挂着一块半圆形的晶石片,呈土黄色,里面内嵌着金色丝线,组成微小的阵法图案。

林邹告诉他,这个法器吊坠叫感危地甲,能够在身边形成环绕皮肤两尺的气体屏障。

一旦感应到强大攻击侵入屏障范围内,感危地甲中的天地之力会被激活。

通过内嵌的阵法形成环绕身体的岩石甲片,帮佩戴者抵挡攻击。

岩石甲片有很强的防御力,能长时间抵挡气华境的力攻击,也能抵挡一两次气耀境的攻击,是防备偷袭的好法器。

不过在最后,林邹把感危地甲翻过来。

指着晶石片反面的小圆孔说道:“这个法器用天地之力形成岩石甲片,因此需要注入岩土性质的天地之力才能使用。

你戴上后戳一下这个孔,法器的防御效果便会开启,天地之力就会开始消耗。”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郑秋谢过林邹,想留他喝茶品尝果蔬,林邹却以事务繁忙为由拒接,急匆匆地离开。

郑秋站在超市二层的窗户边,端详手里的感危地甲。

这法器吊坠确实不错,但防御力有些低,自己并不怕气华境和气耀境的修炼者。

况且肩上有小青虫在,想瞒过它搞偷袭,这两个境界的修炼者都做不到。

“哎,真的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有没有办法让它防御力大一点呢?”

他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关键在内嵌的金丝阵法上。

郑秋不懂阵法,于是取出白纸,将里面的纹路原样抄下。

然后分成四份交给四名守卫,让他们去集市上卖布阵材料的商铺询问。

当天傍晚,守卫就把结果带了回来,感危地甲中的阵法分为三部分,感应的阵法,激发天地之力的阵法,最后则是石甲阵法。

见到这个结果,郑秋感到无奈,原本他以为只要多灌入天地之力,就能增强吊坠的防御力。

但里头的石甲阵法威力是固定的,和天地之力多少没有关系。

他挠挠头,决定从另两个阵法入手,寻找其他路子。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争夺执令者之位的决斗渐渐结束,有两百七十九位修炼者成功争取到这个位子。

他们依照城主的命令,在大荒抓捕当初从宫殿搜刮宝物逃跑的人,在城里四处维持秩序,还帮助各大势力解决繁琐的日常问题。

大荒孤城渐渐回归平静,天气开始变凉,已步入冬季。

乾云点册的日子越来越近,驿站传来消息,第二年春季中旬,大典就会在乾云宗如期举行。

到时候驿站会非常繁忙,如果已经打定主意参加,最好提早乘坐天舟,免得大典之时挤不上。

城内每个势力都在加紧准备,高手和钱财缺一不可,只有这样才能在大典上弄到好东西。

芸幽和郑治松已经知道郑秋突破了气耀境,两人感到自豪和放心,郑秋不再需要他们保护,成了独当一面的小伙子。

因此他们把更多精力,放在寻找明纵长老上面。

同时还每隔半月前往驿站,将大荒的情况写成书信,寄给师傅明思究长老。

芸幽和郑治松查到,四年前明纵长老确实住在大荒孤城,有少数餐馆伙计见过这位老头。

那一年还发生了大事,城外荒野出现过一只怪,和遗迹里火焰巨蛇截然不同的怪。

明纵长老就是在那段时间,失去了踪迹,之后再也没出现过。

两人的调查到此僵住,当时明纵长老很有可能出城,但他们找不到见过明纵长老的人,也找不到怪出现的位置。

对于那次出现的怪,所有修炼者都描述不清,说来说去就是可怕和吓人。

冬日的积雪逐渐消融,春天来了。

整个冬天,郑秋天天锻炼自己对天地之力的感知能力。

如今他能看到和控制的光点,从最初的六十六颗增长到一百八十五颗,但这点数量依然不能满足突破化神境的需要。

而他同样没能完降服“木灵”,无法利用“木灵”的力量突破神境。

每到关键时刻,“木灵”就会呈现不乐意的样子,躲回脑海深处。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郑秋锻炼感知的距离,现在已经能感知到十五丈以外的天地之力。

同时,他还鹦鹉学舌地背会了缩地成寸的口诀,能真正脱离小青虫的帮助,独自施展这个神奇的法术。

背口诀的时候,小青虫一个词一个词教,发音极其古怪,搞得郑秋舌头抽筋了几百次。

他施展的缩地成寸和小青虫的相比,更为粗陋。

郑秋只能感知到一个点的天地之力,而不是一片区域,因此法术只能用一次。

用完以后要重新感知下一个地点,准备时间有点长。

这天中午,轰鸣兄弟正在超市大厅里,监督伙计们往货架上摆放药材。

突然一名守卫从楼上跑下来,招呼两人道:“宇轰大哥、宇鸣大哥,郑老板找你们呢。”

“老板有什么事?”

“郑老板没说。”

哥哥宇轰点头说道:“那好,你帮我们看着,我俩先去见老板。”

说罢,两人离开大厅,沿楼梯登上二楼。

推开走廊末端的大铁门,两人看到地面上散落着几颗种子,并未见到郑老板的身影。

“奇怪,老板不是找我们吗,人呢?”宇鸣嘴里嘀咕,一边迈步往房间内走去。

就在他迈步往里走的时候,脚边一颗种子突然晃动,紧接着黄绿色的嫩芽从中抽出,迅速开出一朵红褐色的小花。

宇鸣没有防备,冷不丁吓了一跳,撤步往旁边退开。

谁知落脚之处又有一颗种子,也同样突然发芽,细细的茎叶都缠上了他的鞋子。

“这是什么怪东西?”

宇鸣不敢再乱动,取下背后的狼牙棒,小心翼翼地将鞋子上的茎叶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