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抖抖音视频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至于大荒丹药超市的郑老板,他在遗迹内冒险救助城主的消息早已传开。

所有人都以为城主会大力嘉奖,然而林铭浩却没有任何表示,这让大家都感到奇怪。

虽然郑秋以悟神丹价值高为理由,谢绝了城主的好意,没有去藏宝库挑东西。

但后来城主还是派林邹到丹药超市,送给郑秋一件防身法器。

这件防身法器是个吊坠,银色的链子末端挂着一块半圆形的晶石片,呈土黄色,里面内嵌着金色丝线,组成微小的阵法图案。

林邹告诉他,这个法器吊坠叫感危地甲,能够在身边形成环绕皮肤两尺的气体屏障。

一旦感应到强大攻击侵入屏障范围内,感危地甲中的天地之力会被激活。

通过内嵌的阵法形成环绕身体的岩石甲片,帮佩戴者抵挡攻击。

岩石甲片有很强的防御力,能长时间抵挡气华境的力攻击,也能抵挡一两次气耀境的攻击,是防备偷袭的好法器。

不过在最后,林邹把感危地甲翻过来。

指着晶石片反面的小圆孔说道:“这个法器用天地之力形成岩石甲片,因此需要注入岩土性质的天地之力才能使用。

你戴上后戳一下这个孔,法器的防御效果便会开启,天地之力就会开始消耗。”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

郑秋谢过林邹,想留他喝茶品尝果蔬,林邹却以事务繁忙为由拒接,急匆匆地离开。

郑秋站在超市二层的窗户边,端详手里的感危地甲。

这法器吊坠确实不错,但防御力有些低,自己并不怕气华境和气耀境的修炼者。

况且肩上有小青虫在,想瞒过它搞偷袭,这两个境界的修炼者都做不到。

“哎,真的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有没有办法让它防御力大一点呢?”

他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关键在内嵌的金丝阵法上。

郑秋不懂阵法,于是取出白纸,将里面的纹路原样抄下。

然后分成四份交给四名守卫,让他们去集市上卖布阵材料的商铺询问。

当天傍晚,守卫就把结果带了回来,感危地甲中的阵法分为三部分,感应的阵法,激发天地之力的阵法,最后则是石甲阵法。

见到这个结果,郑秋感到无奈,原本他以为只要多灌入天地之力,就能增强吊坠的防御力。

但里头的石甲阵法威力是固定的,和天地之力多少没有关系。

他挠挠头,决定从另两个阵法入手,寻找其他路子。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争夺执令者之位的决斗渐渐结束,有两百七十九位修炼者成功争取到这个位子。

他们依照城主的命令,在大荒抓捕当初从宫殿搜刮宝物逃跑的人,在城里四处维持秩序,还帮助各大势力解决繁琐的日常问题。

大荒孤城渐渐回归平静,天气开始变凉,已步入冬季。

乾云点册的日子越来越近,驿站传来消息,第二年春季中旬,大典就会在乾云宗如期举行。

到时候驿站会非常繁忙,如果已经打定主意参加,最好提早乘坐天舟,免得大典之时挤不上。

城内每个势力都在加紧准备,高手和钱财缺一不可,只有这样才能在大典上弄到好东西。

芸幽和郑治松已经知道郑秋突破了气耀境,两人感到自豪和放心,郑秋不再需要他们保护,成了独当一面的小伙子。

因此他们把更多精力,放在寻找明纵长老上面。

同时还每隔半月前往驿站,将大荒的情况写成书信,寄给师傅明思究长老。

芸幽和郑治松查到,四年前明纵长老确实住在大荒孤城,有少数餐馆伙计见过这位老头。

那一年还发生了大事,城外荒野出现过一只怪,和遗迹里火焰巨蛇截然不同的怪。

明纵长老就是在那段时间,失去了踪迹,之后再也没出现过。

两人的调查到此僵住,当时明纵长老很有可能出城,但他们找不到见过明纵长老的人,也找不到怪出现的位置。

对于那次出现的怪,所有修炼者都描述不清,说来说去就是可怕和吓人。

冬日的积雪逐渐消融,春天来了。

整个冬天,郑秋天天锻炼自己对天地之力的感知能力。

如今他能看到和控制的光点,从最初的六十六颗增长到一百八十五颗,但这点数量依然不能满足突破化神境的需要。

而他同样没能完降服“木灵”,无法利用“木灵”的力量突破神境。

每到关键时刻,“木灵”就会呈现不乐意的样子,躲回脑海深处。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郑秋锻炼感知的距离,现在已经能感知到十五丈以外的天地之力。

同时,他还鹦鹉学舌地背会了缩地成寸的口诀,能真正脱离小青虫的帮助,独自施展这个神奇的法术。

背口诀的时候,小青虫一个词一个词教,发音极其古怪,搞得郑秋舌头抽筋了几百次。

他施展的缩地成寸和小青虫的相比,更为粗陋。

郑秋只能感知到一个点的天地之力,而不是一片区域,因此法术只能用一次。

用完以后要重新感知下一个地点,准备时间有点长。

这天中午,轰鸣兄弟正在超市大厅里,监督伙计们往货架上摆放药材。

突然一名守卫从楼上跑下来,招呼两人道:“宇轰大哥、宇鸣大哥,郑老板找你们呢。”

“老板有什么事?”

“郑老板没说。”

哥哥宇轰点头说道:“那好,你帮我们看着,我俩先去见老板。”

说罢,两人离开大厅,沿楼梯登上二楼。

推开走廊末端的大铁门,两人看到地面上散落着几颗种子,并未见到郑老板的身影。

“奇怪,老板不是找我们吗,人呢?”宇鸣嘴里嘀咕,一边迈步往房间内走去。

就在他迈步往里走的时候,脚边一颗种子突然晃动,紧接着黄绿色的嫩芽从中抽出,迅速开出一朵红褐色的小花。

宇鸣没有防备,冷不丁吓了一跳,撤步往旁边退开。

谁知落脚之处又有一颗种子,也同样突然发芽,细细的茎叶都缠上了他的鞋子。

“这是什么怪东西?”

宇鸣不敢再乱动,取下背后的狼牙棒,小心翼翼地将鞋子上的茎叶挑开。

草莓视频污下地址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医学中心。

餐厅。

亚当稍稍一提醒,克里斯蒂娜总算看穿迷雾,然后她心中就升起了极大的愤怒。

她那么努力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争一台胰腺切除术嘛。

可是她争来争去,没有竞争的梅雷迪斯得到了远比胰腺切除术有趣又稀罕太多的‘钉头(颅骨)七箭(七根钉子)书(拔除术)’。

而她得到的却是帮老护士做直肠等一系列辛苦的检查。

如今更是知道,这些检查毫无意义。

怪不得这种胰腺切除术本该尽快去做,可每当她向主刀的伯克医生建议时,都被他打发去做更多的检查。

那个老护士更是双手抱胸,不时嘲讽她。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老护士就是进来等死的,根本没想过做什么胰腺切除术。

而她就像一个不断蹦跳的小丑……

纯美心心的下午茶十分

“梅雷迪斯,你也知道?”

克里斯蒂娜红着眼看向梅雷迪斯。

“知道什么?”

梅雷迪斯茫然。

“我的那个胰腺癌病人是进来等死的。”

克里斯蒂娜死死盯着梅雷迪斯。

“啊!”

梅雷迪斯惊呼道:“我不知道,她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我听说她还是我妈妈的手术护士。”

“给你妈妈当了十八年的手术护士。”

克里斯蒂娜见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脸色稍缓,木着大妈脸道:“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你一次,她觉得你妈妈高傲极了。”

医生和护士虽然是两个不同的群体,但是固定手术护士和主刀医生的关系,却不应该这么疏远。

特别是她们维持了18年这样的关系。

换成任何人是得了胰腺癌的老护士,18年的老同事没邀请过她一次,只怕也会觉得医生高傲看不起人。

“我妈妈高傲……”

梅雷迪斯闻言,之前参与‘钉头七箭书’手术的兴奋顿时消散。

她们母女关系很差,她也觉得她妈妈高傲严肃甚至有些冷酷。

当初她报考哈佛医学院时,她妈妈就说她不行。

可如今她妈妈得了老年痴呆症,忘记了所有事情,她再听到别人说起她妈妈高傲,突然很不是滋味。

“你又是从哪知道这个消息的?”

克里斯蒂娜扭头看向亚当。

“这并不是一个秘密。”

亚当耸肩道:“她进来时,护士们都知道了。”

克里斯蒂娜了然,以护士们对亚当的那股殷勤劲,这种消息肯定第一时间传入亚当的耳中。

“太过分了。”

克里斯蒂娜憋闷道:“她这是浪费医疗资源!”

“她是服务这座医院几十年的老员工。”

亚当提醒道:“在她弥留之际,选择来医院等死,这也是人之常情,规定不外乎人情,换位想想,如果你是她,你会怎么做?”

“我会选择做胰腺切除术……”

克里斯蒂娜对上亚当‘说实话’的表情,说不下去了。

屁股坐在哪,就替谁说话。

她现在迫切想要参与胰腺切除术,自然想老护士做胰腺切除术。

可是平心而论,此刻的老护士有三种选择。

第一种,待在家等死。

第二种,进行胰腺切除术。

第三种,待在医院等死。

三种选择中,第一种是最痛苦的,胰腺癌本身的痛苦加上等死的痛苦,身体和精神双重痛苦叠加,没有人会这么选择。

第二种胰腺切除术,以她的身体状态,多半直接死在手术台上,但有麻醉,算是最安乐死的。

第三种,待在医院等死,有吗啡等止痛药物,相比于第一种,痛苦少点,相比于第二种,活的更久点。

人都有求生欲,死亡是大恐惧。

明知上手术台九成五会死亡,不到万不得已,谁又不想多活一段时间呢?

换成任何人,多半都会选择第二种。

但正如克里斯蒂娜说的,第二种选择就是在浪费医疗资源,病床、各种检查、药物等等资源。

以米国资本逐利的特性,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浪费行为?

因此这么做是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大部分人根本享受不到这个待遇。

胰腺癌老护士在这座医院待了一辈子,医院里工作的人上上下下都是老熟人。

外科主任不说,主治医生不说,住院医不说,护士不说,都正正经经的当老护士是要做胰腺切除术,为她做了一套检查又一套检查,直到拖到她自然死亡。

这就是属于规定范围内的最大人情了。

就算曝光,也没什么大问题。

而且,谁敢曝光?

除非她不想混了!

都是医护人员,胰腺癌老护士的今天有可能就是众人的明天,浪费的是大众的医疗资源和资本家的钱,傻子才愿意为此得罪所有人。

克里斯蒂娜显然不是傻子,所以她也只能心中憋闷。

众人说话间,利兹端着餐盘坐了下来。

“这不是我们的模特医生嘛。”

克里斯蒂娜心头一团火无处发泄,忍不住刺了一句。

利兹顿时狠狠瞪向她。

“别这么看我。”

克里斯蒂娜自知失言,变相安慰道:“身高六英尺(一米八左右),凶残完美,长发及胸,如果我有你这种身材,我就成天赤果果到处晃,不需要上学,不需要上班,只要这样就可以应有尽有。”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我化了妆,还修了照片。”

利兹感受到善意,也忍不住笑了。

“在换衣间镇住阿历克斯,酷啊!”

乔治竖起大拇指。

亚当会意一笑。

阿历克斯知道利兹在贝萨妮密语女郎杂志上拍过心感医生写真后,直接复制了几十份,贴满了换衣室,甚至医院的电梯门都被贴上了。

利兹看到之后,在阿历克斯挑衅时,直接当着一众吃瓜群众,一边脱衣一边嘲讽。

都是医生,谁没学过解剖学不成?

谁又没见过凶残至极不成?

不就是一大团脂肪嘛?

这么一搞,挑衅搞事的阿历克斯直接被弄得讪讪下不来台,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笑不出来了。

场面太过劲爆,顿时院轰动。

利兹瞄到亚当的笑容,露出一个‘你也好意思笑我’的笑容,让亚当微微一怔。

然后,亚当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只见周围不少人都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目标有意料之中的利兹,也有意料之外的他……

2020年ios伪装观影软件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叽叽叽喳喳

林间鸟声鸣啭,飞过枝头,晨光照在脸上,陆良生微微睁开眼睛,从地铺上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明媚的阳光里,蛤蟆道人站在林外一块石头上,伸展双蹼,‘嘿咻嘿咻’左右的扭着圆鼓鼓的腰身。

光尘飞舞,斑驳落在彪肥的身形上,猪妖背对着想要上前抢夺的道人,后者绕过来想要抓他手中那本乏黄的书册,连忙捧着书又转去另一边。

气的孙迎仙在后面跺着脚大吼大叫。

“把书还我,信不信本道收了你!”

“凭你?”

那边,猪妖头也不回,瓮声瓮气的闷头回了两字,根本不在意道人气急败坏的话语,好半响,翻过最后几页,这才满足的将书丢还给一旁的道人。

“好书!不知还有没有?”

“没了没了!”孙迎仙急忙将书捡起来,生怕被抢去,飞快揣进怀里,挥着宽袖边走边说:“就算有,本道也不给你。”

气咻咻的走到堆积的枯枝旁坐下,掏出符箓一摇,轰的燃起火焰,片刻小堆篝火升了起来。

陆良生听着外边郎朗书声,架上小锅抓了小米、青豆掺水煮粥,一早起来林间喧哗,看上去还颇为和谐。

林外,昨日他救下的四个书生,捧着书卷,正坐在外面阳光下朗声清读,见陆良生已起床,四人当即收了书本,绕过肉山般的猪妖,小心迈着脚步走过去。

中国第一美女空姐项瑾个人写真图片

做为四人中年龄最长的王风,拱起手躬身施礼。

“恩公,今日时辰已是不早,我等四人还赶着去赴任,就不多耽搁了,几次相救,恩同再造,往后恩公但有差遣,必当以死相报!”

他身后三人,马流、张倜、赵傥也跟着弯下身。

“我兄长说的是,往后我四人若是出人头地,能入朝为官,恩公若有所遣,定当肝脑涂地!”

“对对,还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张倜想了想,重重拱手:“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万死不辞!”

只剩下个子最小的赵傥挠了挠脸颊,看去左右三个兄长。

“你们倒是给我留点词儿啊!”

篝火‘噼啪’弹起火星,道人呲的嘿笑出声,掏着火堆,满脸烟熏的看去对方。

“你们四个搁这儿玩接词儿呢。”

陆良生也跟着笑起来,放下一截枯枝,拍了拍手上灰尘,拱手还礼,心知四人也是受尽遇上妖邪之事,变得胆战心惊,不敢多留,便送他们到了林外。

“你们四位,与在下也算故人,还望为地方父母后,好生经营,造福当地百姓,也算为我等江东人在西北长脸。”

说着,陆良生洒开双袖,双手交叠朝王风、马流四人躬身拱手下去。

林野枝摇,阳光照过山脊,落在对面躬身的书生身影上,王风、马流、张倜、赵傥一路求仕从南方到北地,再到如今为西北一地父母,更是见到修为高深的陆良生,朝他们拱手躬身,心中也有万千感慨。

纶巾在风里抚动,四人深吸了口气,齐齐拱起手,朝对面的陆良生,同样躬身拜了下去。

“定不让恩公失望!”

说完,直起身四人抿唇又是一拱,放下时,双臂互挽,背着书架沿着山脊崎岖道路,脚步飞快离开。

“大兄,咱们之前说的那些作不作数?”

“当然作数!”

“可万一,真要叫上咱们怎么办?”“对啊,恩公可是修道高人,他都解决不了的事,咱们四个绑一块儿都不成啊。”

“那是说的客气话,要走了,好话当然要说出来,才漂亮嘛。”

“也对,也对。”

“别废话了,赶紧赶路,我就不信,前面还有妖怪等着咱们!”

嘀嘀咕咕的四人在阳光渐行渐远,陆良生收回视线,摇摇头走回林中,伸手捡起石头上累趴着的师父,放去火堆旁。

随即,取过《山海无垠》翻看,为那四个书生已经耽搁了不少时辰,眼下目的地差不多就在附近了,也该是将位置找到,看看这书生指引的地方,到底有多奇异。

“陆公子,你在看什么?”

从那边闻到米粥香味的猪刚鬣起身走过来,每一步都震的地面闷响,趴在地上打哈欠的蛤蟆道人,被震的原地飞离一指多高,又摔落回去。

“彼其娘之,没见到老夫还在这”

蛤蟆抬起头,眸底映出巨大的阴影遮掩下来,趴在地上的身子,两条小短腿疯狂蹬圆,唰的弹射出去,就听轰的闷响,猪刚鬣盘腿坐了下来,激的尘埃落叶飞散。

余光里见到蛤蟆道人狼狈的扑去一边,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脑后的钢鬃。

“对不住,俺老猪太高,肚上肥肉遮挡视野,实在看不到你”

那边,蛤蟆原想破口大骂,见他一副憨笑,又道了歉,抱起双蹼转了一个方向。

“算你识相。”

猪妖露出憨笑,目光看去另一头:“那书又是什么,俺老猪能感受到上面有神力。”

“一件偶得之宝。”

陆良生拍了拍书封,指尖摩挲《山海无垠》四个金字,说起了贺灵州祈火教一事,他将书册悬空铺开,上面的紫山观、山势蔓延的画幅展示给对方看。

“说起来,我和这位道长一路过来这边,也是寻着这上面那颗人头标识,可惜没找到相同的山脉。”

唔唔猪刚鬣鼓起铜铃大眼,耳朵一扇一扇的摩挲下巴,仔细打量陆良生所说的人头标识,目光又扫过四周延绵起伏的山势。

忽然想起什么,欲言又止的收回视线,低着头摸去腰间系着昨晚书生送给他的那幅画。

‘算了,谁对俺老猪好,俺就不亏他。’

片刻,他抬起长嘴,獠牙上下起伏,压低了嗓音,说道:

“那山其实就在你们脚下。”

“嗯?”

不仅陆良生愣住,就连一旁搅动稀粥的道人,一旁眯眼想着怎么迅速修复妖丹的蛤蟆道人也怔了怔。

“我们脚下?这座山?”

陆良生手指往下指了指所在的山脊,对面肥胖如山的猪妖点了点头。

“你那幅画上的人头应该是刑天的脑袋恰好有名有姓的妖怪、神仙里,也只有他被割下脑袋,镇压在山中。”

“不对,还有蚩”

“那是分尸!”猪妖偏头瞪去道人。

陆良生收起书册,丢去书架里,不等猪妖继续说话,纵身一跃,踏过附近一颗树,轻飘飘一踏,身形飘去茂密的树笼顶端,站在一片片摇晃的枝叶之上,法光盘踞双眸,扫去下方的地貌。

此刻,他视线里,所看到的景象又是不一样的了,山上草木鸟雀野兽像是变成了虚无的轮廓,只显出大山形状,整个天色都变成漆黑,夹杂一丝白光。

而寻着那一丝白光的方向,山体间有道淡淡的东西缓慢闪烁,若是不刻意观察这座山,哪怕修为再高深的修道中人,也不会没事浪费法力看一座普普通通的山。

‘果然,有东西。’

落回地面,陆良生此时变得有些犹豫,要不要下去探个明白,毕竟听到猪刚鬣说,里面的是刑天

那可是远古神祇啊。

污污芒果视频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她一直以为自己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前世的纠葛,不得不接受太孙的情意。

她一直以为自己早已对男女情爱心灰意冷,望而却步。

直到这一刻,顾莞宁才惊觉,她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在意萧诩……

“小姐,”玲珑从未见过顾莞宁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又惊又急:“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季同也只是打探到了初步的消息,不敢确定太孙的病情如何。小姐万万不能慌了手脚。”

顾莞宁用力地闭了闭眼睛,将微微颤抖的双手用力交握,深呼吸几口气,逼着自己镇定下来:“你现在就去告诉季同,加派人手盯着太子府的一举一动。记下所有进出的人,打听太孙的具体病情。不管有什么消息,都要立刻向我回禀。”

玲珑应了一声,却未动弹。

顾莞宁略略抬头:“还不快去!”

玲珑心疼地低语道:“小姐,你的眼圈都红了。”

顾莞宁眨眨眼,将眼里的水光逼了回去,低低地说道:“放心,我没事。”

现在情形不明,她不宜轻举妄动,需要的是冷静。

逆光的美少女小蓉甜美写真

玲珑担忧地看了顾莞宁一眼:“奴婢这就叫琳琅进来陪一陪小姐。”顾莞宁独自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她真的放心不下。

顾莞宁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玲珑出去后,琳琅很快进来了。

琳琅从玲珑口中得知了太孙病重的事,走到顾莞宁身边,轻声劝慰道:“小姐,殿下是有福之人,身边又有这么多太医,还有徐沧在,一定能治好殿下的病症。”

是啊!

她怎么忘了徐沧!

徐沧此人痴迷医术,研制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药。太孙忽然病重,会不会是徐沧一手炮制出来的?

以太孙的心性脾气,怎么可能被齐王世子气得病重?

真是关心则乱!

刚才骤闻噩耗,她竟乱了分寸。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没想明白!

想及此,顾莞宁惶恐难安的心才真正平稳下来,再次张口说话,声音也平静了许多:“琳琅,你不用担心,这点事情我能撑得住。”

琳琅一怔。

刚才进来的时候,小姐还眼圈微微泛红神色颓然,短短片刻,怎么又恢复如常了?她刚才说的那两句话,难道藏着自己都不清楚的玄机?

顾莞宁见琳琅一脸茫然,也没多解释,轻声道:“我也乏了,让人备一些热水,我要沐浴。”

琳琅定定神,应了一声。

……

沐浴过后,顾莞宁躺在床上,久久都没睡意。

眼前不停地晃动着萧诩那张温和俊美的脸庞。

温柔深情的凝视,挑眉一笑的促狭,甜言蜜语的厚颜无赖,分别时的留恋不舍,还有只在她面前展露的冷酷决然……

不同的面貌,一点一滴地汇聚在一起,在脑海中拼凑出了完整的模样。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悄然地钻进了她的心底。

萧诩!

顾莞宁在心中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萧诩!萧诩!

胸口悄然发烫,涌动着温软又酸楚的情潮。

前世曾受过情伤,她对情爱两字早已敬而远之。重生之后,她一直在冷静地告诫自己,这一生绝不要再爱上任何人,绝不再为任何男子牵肠挂肚伤心难过。

即使是和萧诩相认,决定再一次嫁给他。她也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要对他动情。

萧诩一直热情主动,将情意表现得昭然若揭人尽皆知。

而她,却一直畏缩不前,不肯放纵自己陷入其中。

直到今天,直到此刻,她才真正地坦然面对自己的心声。

萧诩,你一定要好好的。

前世我们只做了短短几年夫妻,我还没来得及对你敞开心扉,你就已命丧黄泉。这一生,我们一定要携手白头,不离不弃。

……

之后数日,季同断断续续地传来了有关太孙的消息。

李公公代元祐帝去太子府探病,太孙殿下勉力和李公公说了会儿话,后来又晕厥了过去。再醒来,脉象已经虚弱得近乎停止。汤药难进,只能以人参续命。

众太医束手无策,就连医术高明的徐沧也无能为力。

太子妃守在床榻边,整日以泪洗面。

太子心情阴郁,格外暴躁易怒,已经连着数日没召幸侍妾,身边的内侍无辜挨罚的不在少数。

随着太孙病重,齐王世子的日子也越发难熬。

元佑帝接二连三地下口谕,先是责罚齐王世子吃素食抄经书,接着又罚齐王世子不得穿锦衣华服,再后来,已经变成了只能在书房反省,不得出书房半步。

太孙病重的消息,风一般地传遍京城,很快便人尽皆知。

傅夫人私下召了傅妍来说话:“……早就听闻太孙殿下身体远比常人虚弱,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原本一场风寒,一直拖延了一个多月没好,被齐王世子闹了一场,竟是病得下不了床榻。看这架势,还不知能否撑过去。”

“这样看来,你没被太子府相中,倒也是件好事了。”

太孙若是短命鬼,嫁过去也只是守活寡,说不定没等熬到成亲,就成了望门寡。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傅妍想到这些,也是一阵阵后怕。原本心里还有些许不甘,早已不翼而飞。只余下庆幸。

幸好,太孙相中的是顾莞宁。

幸好,在宫中受了折辱的是顾莞宁。

幸好,现在声名受损进退两难的是顾莞宁!

“可怜了宁姐儿,”傅夫人这一刻倒是和傅妍心有灵犀,唏嘘感慨道:“原本和太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现在太孙生死不知,她的声名又被齐王世子牵累,日后想再嫁一个好人家,怕是不易了。”

京城优秀出色的少年郎不在少数,家世出众的也多的是。可谁又愿意冒着开罪太子府和齐王府的风险到顾家提亲?

傅妍口中也唏嘘不已:“是啊!顾妹妹遇到这等事,实在是运气不佳。”心里却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快意。

压抑憋闷了许久的心情,也悄然轻松释然。

成年女人免费直播app

Posted on 2021年4月8日 in 未分类 by

关于灌婴家属的事情,其实就是几个不死心的知情人,打算拿下灌婴的家属来作为要挟。

他们不想投降,也不想失败,打算用这个办法最后试一试。

倒在灌家商铺门口的,是保护他们的游击将,也有被游击将杀掉的楚军。

游击将虽然战力不错,但也双拳难敌四手。

而正是因为再跟游击将一番战斗之后,也让攻击的楚军人员大减。

于是给了毛六他们渔翁得利的机会。

而灌婴的家人,在此之前并不知道灌婴在外面到底做了什么。

哪怕灌婴在各国高层已经是一位名将了,可灌婴毕竟是汉国的将军,这里是楚国。

在民间,自然不可能大力的去宣扬一位汉国的将军。

好在那些人还没有失去理智的去对人质动手,所以灌婴的家人得以保。

毛六也因此立下了一功。

先前所说的睢阳分部大祸临头,就是他们保护灌婴家人不利。

爱丽丝女孩

这可是来自最高层的命令,而且保护的又是汉国最出名的将军家人,由不得他们不害怕。

好在最后只是虚惊一场,皆大欢喜。

毛六等人被灌婴提拔入军中,直接担任了百将,而其他人则是屯长起步。

至于说功劳,也是足够的。

好吧,提拔入军中是灌婴的决定。

但是给众人升迁任命的,是王不饿。

用王不饿的话来说,能保护灌婴家人不受危险,这便是最大的功劳。

一个灌婴,足以抵挡十万精兵,若是灌婴的家人出了问题,势必会影响到灌婴的情绪,从而带到作战当中去。

所以,笼统的说,他们这一次也算是救了汉军的五万精兵,只给个百将屯长什么的已经算是很低的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实际上的情况却并非这样的。

屯长是汉军军官中的起步,而到了这个阶段,就可以接触到那些战例学习的机会了。

这才是汉官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众多将士拼了命也想成为军官的原因。

睢阳没什么好说的。

城内拥有抵抗之心的只是少部分人,更多的人对于汉军还是欢迎的。

而控制了睢阳之后的汉军,也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常规操作。

已经缴纳的赋税,如数退还。

俘虏部遣返回家,想要参军的,直接到隔壁去报名。

单单只是这一套操作,就让睢阳百姓欢喜不已,激动的不能自拔。

而短短三天的时间,中路大军已经从三十万,增加到了三十二万。

而且随着整个战略的展开,汉军的人数将会越来越多。

……

泗水郡。

韩信的想法终究是没能实现,最终他只征募到了八万多兵力。

即便如此,依旧是吓的他有些难以相信。

当即下令停止这种募兵方法,接下来一切就要照旧了。

而兵器方面,仅仅只有万余,这还是从各地临时借调来的,加上城父仓库内搜刮出来的。

从汉国运来的话,这么多的兵器所需要的时间也是很感人的。

而韩信也没打算就这么坐以待毙,北边正在准备决战,自己在这里休养生息,这算怎么回事?

“派人去联络那边的人,让他们配合我们内外夹击!”韩信对着单说道。

“放心吧将军,属下派个人去就行了。”单点了点头,对此毫无压力。

“嗯!”韩信旋即看向其他人,军队的规模虽然上来了,但压力也还是有的。

人数疯狂的暴涨,带来的必然是管理方面的混乱。

现在自己这支军队也就能靠人头吓一吓对面罢了。

多的不说,对面要是汉军的话,人也不用多,只需要一万人,就能打穿他们。

至于楚军……

还是留守下来的楚军……

算了吧,韩信实在不想给他们脸上贴金。

“本将军带两万人正面进攻,你们三个,分别带两万人绕后,将他们包围起来!”韩信嘱咐道。

“诺!”

这一战实在是没什么压力,更没有什么困难。

留守的楚军本来战斗力就不强,在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的时候,那就更不要说了。

韩信这里虽然只有一万多兵器,但其他人也不是两手空空的。

找一根木棍,削尖了一头。

别看他只是一根棍,一下子捅在你身上,也是能要了命的。

啥?

你说一根木棍不够?

两根够不够?

四根够不够?

说完了战术的安排,韩信再次看向了众人。

“这次的战斗强度并不高,对面虽然有两万人,但战意却不强,自身的素质,甚至可能不如我们,所以即便没有兵器,你们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除此之外,本将军还要告诉你们,部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混乱下去的。”

“此战过后,本将军会挑选出表现最好的五千人单独组成一军,然后再从军官中找出表现最好的几人来带领这支部队。”

这就是韩信急于发动战斗的目的。

对方实力不够强是其一,单靠训练的话,他这边的提升终归是有限的。

唯有通过战斗去磨炼,不求太快。

一场战斗跳出五千表现最好的,然后加强训练,然后每一场战斗就挑出一部分表现最好的。

再有精锐带着训练,相信几个月后,他手下的精兵会越来越多的。

韩信希望在等装备的同时,先壮大自身,同时增加一下自己的控制区域。

等到装备来了的时候,他手下就有至少几万的可战之兵了。

为了防止手下这些人有异心,韩信又接着说道。

“汉国从来都不会辜负任何一个肯努力的人,与其他将领相比较来说,你们已经算是占了便宜的了,所以接下来,若是你们自己实力不足以匹配现在的地位,那就不要怪你不被重用了!”

“不说别人,就说一说本将军自己吧!本将军加入汉军之初,不过只是一个屯长罢了,后来随着灌将军长途奔袭函谷关,途中遇上董翳大军,所部共斩敌首八十余人,这才升了五百主,后来行军途中又立了几功,便升了千人。”

“大军准备进攻关中之际,本将军率领部下,也就是现在的亲兵,接连两个月获得西征军比武甲等,后来又率部先行进入关中,为大军扫清障碍,这才升了校尉,然后本次出征前,这才升了将军。”

韩信看着众人,一脸的傲然道:“不论是本将军还是灌将军,都是一步一个脚印,靠着战功功劳才走上来的,你们如今得到了天大的便宜,若是还不努力,那被别人抢了位置又有什么好说的呢?”